<var id="rvldl"></var><cite id="rvldl"></cite>
<var id="rvldl"><video id="rvldl"></video></var>
<ins id="rvldl"></ins>
<cite id="rvldl"><strike id="rvldl"><menuitem id="rvldl"></menuitem></strike></cite>
<var id="rvldl"></var>
<cite id="rvldl"></cite>
<var id="rvldl"></var><cite id="rvldl"><video id="rvldl"><menuitem id="rvldl"></menuitem></video></cite><var id="rvldl"></var><ins id="rvldl"><video id="rvldl"><var id="rvldl"></var></video></ins><var id="rvldl"><strike id="rvldl"></strike></var>
<ins id="rvldl"></ins>
<cite id="rvldl"></cite>
<cite id="rvldl"><video id="rvldl"><menuitem id="rvldl"></menuitem></video></cite>
<var id="rvldl"></var><menuitem id="rvldl"><video id="rvldl"></video></menuitem>

最高樓·舊時心事

[宋] 程垓
舊時心事,說著兩眉羞。長記得、憑肩游。緗裙羅襪桃花岸,薄衫輕扇杏花樓。幾番行,幾番醉,幾番留。
也誰料、春風吹已斷。又誰料、春風吹已斷。又誰料、朝云飛亦散。天易老,恨難酬。蜂兒不解知人苦,燕兒不解說人愁。舊情懷,消不盡,幾時休。
分類標簽: 愛情詩
作品賞析
【注釋】:
南宋詞人程垓風流倜儻 ,他曾于一妓感情甚篤,不知為何竟分道揚鑣,但程垓并未因時間的過去而減弱對該妓的思念之情,這首詞就是作者描述了他們倆的愛情悲劇及其對心靈產生的創痛,這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作者對該妓的癡迷!
這首詞,遣字造句,通俗易懂,但其章法藝術卻獨具一格,曲盡其情。上片起句“舊時心事,說著兩眉羞 ”,開門見山,直說心事,直披胸坎,為全詞之綱,以下文字皆由此生發 ,深得詞家起句之法。“舊時”,為此詞定下了“回憶”的筆調,“長記得”以下至上片結句 ,都是承此筆勢 ,轉入回憶,并且皆由“長記得”三字領起。作者所回憶的內容,是給他印象最深刻的、使他長留記憶中的兩年事 ,一是游樂,一是離別,前者是最痛快的,后者是最痛苦的。他以這樣的一喜一悲的典型事例,概括了他與她的悲歡離合的全過程 。寫游樂 ,他所記取的是最親密的形式——“憑肩游”,和最美好的形象——“ 緗裙羅襪桃花岸,薄衫輕扇杏花樓 ”。因系戀人春游,所以用筆輕盈細膩 ,極盡溫柔細膩情態 ,心神皆見,濃滿視聽。寫其離別,則用了三個短促頓挫、迭次而下的三字句:“幾番行,幾番醉,幾番留。”作者寫離別,沒有作“執手相看淚眼”之類的率直描述,而是選取了“行”、“醉”、“留”三個方面的行動,并皆以“幾番”加以修飾,從而揭示情侶雙方分離時心靈深處的痛苦和依依不舍。“行”是指男方將要離去;“醉”是寫男方為了排解分離之苦而遁入醉鄉,在片時的麻醉中求得解脫;“留”,一方面是女方的挽留,另方面也是因為男方大醉如泥而不能成“行 ”。作者在《 酷相思》中曾說:“欲住也,留無計 。”“醉”可能是無計可生時的一“計 ”。這些行動,都是“幾番”重復,其對愛情的纏綿執著,便不言而喻了。作者寫離別,僅用了九個字,卻能一波三折 ,且將寫事抒情熔為一爐,的確是詞家正宗筆法。作者在寫游樂和離別時,都刻畫了鮮明的人物形象。前者“緗裙”云云,通過外表情態的描繪,嬌女步春的形象,飄然如活;后者則主要是寫男方的凄苦形象 ,而側重于靈魂深處的刻畫。
上片的回憶,尤其是對那愉快、幸福時刻的回憶,對于詞的下片所揭示的作者的愛情悲劇及其給予作者的無可彌縫的感情創傷,是必不可少的,回憶愈深,愈美,愈見離別之苦和怨思之深。這正是詞家所追求的抑揚頓挫之法。
下片起句以有力的大轉折筆法寫作者的愛情悲劇。“春風 ”、“朝云 ”,皆以喻愛情。但是,好景未長,往日的眷戀,那緗裙羅襪、薄衫輕扇的形象,便一如春風之吹斷,朝云之飛散,一去不復返了,悲劇,釀成了!作者用“也誰料”、“又誰料”反復申說事出意外,深沉的悲痛之情亦隱含其間 。“天易老”以下直至煞尾 ,都是抒發作者在愛情破滅之后難窮難盡的“恨”、“苦”、“愁”,而行文之間,亦頗見層次。“天易老,恨難酬 ”,總寫愁恨這深。這句承風斷云飛的愛情悲劇而來,同時也是下文抒寫愁恨的總提,是承上啟下的關鍵句 。“蜂兒”、“燕兒”兩句,是寫心底的愁苦無處訴說,亦不為他人所理解,蜂、燕以物喻人,婉轉其辭。作者當時的孤獨凄苦和怨天尤人的情緒由此可見。這種境遇,自然就更進一步增加了他內心的痛苦,從而激蕩出結句“舊情懷,消不盡,幾時休”的感慨。這個結句,既與起句“舊時心事”相照應,收到結構上首尾銜接、一氣卷舒之效,更重要的是它以重筆作結 ,迷離悵惘,含情無限,含恨無窮,得白居易《長恨歌》結句“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之意,詞人對舊情的懷戀與執著,于此得到進一步表現。
從以上分析中,可以看出這首詞的章法結構是頗具特色的。它不僅脈理明晰,而且能一波三折,層層脫換;虛實輕重(上片回憶是虛寫,為襯筆;下片是實寫,為重筆 ),頓挫開合,相映成趣。這種章法藝術是為表現情旨枉曲 、凄婉溫細的思想內容而設的。而這種章法藝術,也確實較好地表現了這種內容,直使全詞寫得忽喜忽悲,乍遠乍近,語雖淡而情濃,事
雖淺而言深,遂使全詞成為藝術佳作。
這首詞的另一個藝術特點是對句用得較多、較好。一是較多。詞中的“緗裙羅襪桃花岸”與“薄衫輕扇杏花樓”為對,“天易老”與“恨難酬”為對,“春風吹已斷”與“朝云飛亦散”為對,“蜂兒不解知人苦”與“燕兒不解說人愁”為對。第二是用得較好。最值得一提的是“緗裙”兩句。這兩句全是名詞性的偏正結構的詞組成對 。“裙”是緗色(緗,淺黃色)的裙,“襪”是羅料(羅,質地輕柔、有椒眼花紋的絲織品)的襪,“衫”是“薄衫”,“扇”是“輕扇”,僅此四個詞組,就把一個花枝招展、裊娜多姿的美女形象成功地塑造出來。“桃花岸”對“杏花樓”,是其暢游之所。更值得注意的是,兩句之中沒用一個動詞,卻把動作鮮明的游樂活動寫了出來。這里不得不佩服作者的造詞本領 。“春風”兩句,也頗見功底 。“春風”、“朝云”作為愛情的化身,與“緗裙”、“薄衫”兩句極為協調。作者把“春風”與“吹已斷”、“朝云”與“飛亦散”這兩組美好與殘破本不相容的事物現象分別容納在兩句之中,并且相互為對,所描繪的物象和所創造的氣氛都是悲慘的,用以喻愛情悲劇 ,極為貼切。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撕碎給人看。還有,這首詞的對句,都是用在需要展開抒寫的地方,不管是描摹物象還是創造氣氛,都可以起到單行的散體所起不到的作用 。這都是這首詞的對句用得較好的表現 。當然,這首詞并非完美無缺,確實存在一些不容否定的缺點,主要體現在:一是還缺乏開闊手段,即對句所容納的生活面還嫌狹小;二是近曲。這兩點不足,從“蜂兒 ”、“燕兒”一對中可以看得比較清楚。但是,瑕不掩瑜,它并未影響到這首詞的藝術整體,它仍不失為一篇佳作。
相關詩詞
1
[唐]
白居易

《長恨歌》

漢皇重色思傾國,御宇多年求不得。
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
展開全文
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
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
云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承歡侍宴無閑暇,春從春游夜專夜。
后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
金屋妝成嬌侍夜,玉樓宴罷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憐光采生門戶。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驪宮高處入青云,仙樂風飄處處聞。
緩歌慢舞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
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闕煙塵生,千乘萬騎西南行。
翠華搖搖行復止,西出都門百余里。
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
花鈿委地無人收,翠翅金雀玉搔頭。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
黃埃散漫風蕭索,云棧縈紆登劍閣。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無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斷腸聲。
天旋地轉回龍馭,到此躊躇不能去。
馬嵬坡下泥土中,不見玉顏空死處。
君臣相顧盡沾衣,東望都門信馬歸。
歸來池苑皆依舊,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對此如何不淚垂。
春風桃李花開夜,秋雨梧桐葉落時。
西宮南苑多秋草,落葉滿階紅不掃。
梨園弟子白發新,椒房阿監青娥老。
夕殿螢飛思悄然,孤燈挑盡未成眠。
遲遲鐘鼓初長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鴛鴦瓦冷霜華重,翡翠衾寒誰與共。
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
臨邛道士鴻都客,能以精誠致魂魄。
為感君王輾轉思,遂教方士殷勤覓。
排空馭氣奔如電,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
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
樓閣玲瓏五云起,其中綽約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膚花貌參差是。
金闕西廂叩玉扃,轉教小玉報雙成。
聞道漢家天子使,九華帳里夢魂驚。
攬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銀屏迤邐開。
云髻半偏新睡覺,花冠不整下堂來。
風吹仙袂飄飖舉,猶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
含情凝睇謝君王,一別音容兩渺茫。
昭陽殿里恩愛絕,蓬萊宮中日月長。
回頭下望人寰處,不見長安見塵霧。
惟將舊物表深情,鈿合金釵寄將去。
釵留一股合一扇,釵擘黃金合分鈿。
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
臨別殷勤重寄詞,詞中有誓兩心知。
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
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收起
2
[宋]
程垓

《酷相思·月掛霜林寒欲墜》

月掛霜林寒欲墜。正門外、催人起。奈離別、如今真個是。欲住也、留無計。欲去也、來無計。馬上離魂衣上淚。各自個、供憔悴。問江路梅花開也未。春到也、須頻寄。人到也、須頻寄。
頂部
3g门户彩票平台3g门户彩票主页3g门户彩票网站3g门户彩票官网3g门户彩票娱乐3g门户彩票开户3g门户彩票注册3g门户彩票是真的吗3g门户彩票登入3g门户彩票快三3g门户彩票时时彩3g门户彩票手机app下载3g门户彩票开奖 阳信县 | 固原市 | 闻喜县 | 阜宁县 | 宜宾县 | 华安县 | 什邡市 | 临猗县 | 安吉县 | 铜陵市 | 鹰潭市 | 都昌县 | 明光市 | 长岛县 | 洪泽县 | 崇文区 | 资讯 | 丘北县 | 东源县 | 绍兴县 | 裕民县 | 防城港市 | 宣城市 | 金平 | 江源县 | 蓬安县 | 车致 | 漳浦县 | 威信县 | 保德县 | 上高县 | 炉霍县 | 西和县 | 花莲县 | 三都 | 东乡族自治县 | 穆棱市 | 铜山县 | 宜春市 | 太谷县 | 丰原市 | 鲁甸县 | 蒲江县 | 金乡县 | 舒城县 | 宁夏 | 平罗县 | 汉寿县 | 星座 | 垦利县 | 都兰县 | 勃利县 | 宣汉县 | 离岛区 | 汪清县 | 泰安市 | 南雄市 | 弥勒县 | 明星 | 航空 | 科技 | 永登县 | 阳高县 | 邯郸县 | 鄯善县 | 岗巴县 | 南雄市 | 南丰县 | 静乐县 | 从江县 | 伊川县 | 唐海县 | 合川市 | 永泰县 | 正宁县 | 蓬莱市 | 灵台县 | 绍兴市 | 沙坪坝区 | 新营市 | 明水县 | 揭西县 | 台湾省 | 大同县 | 青阳县 | 潜山县 | 太康县 | 龙门县 | 邛崃市 | 普格县 | 师宗县 | 万州区 | 镇平县 | 蚌埠市 | 正镶白旗 | 元江 | 云阳县 | 赣榆县 | 武清区 | 田阳县 | 阿巴嘎旗 | 贵南县 | 嘉祥县 | 敦煌市 | 大安市 | 察雅县 | 晋中市 | 舞阳县 | 万山特区 | 大宁县 | 海门市 | 鹰潭市 | 潜江市 | 电白县 | 湖北省 | 闽清县 | 永安市 | 河津市 | 靖边县 | 阿坝县 | 桐柏县 | 新绛县 | 龙陵县 | 高密市 | 鄂尔多斯市 | 山丹县 | 龙岩市 | 隆子县 | 滨海县 | 南部县 | 南皮县 | 玉山县 | 玉林市 | 三原县 | 时尚 | 阿城市 | 长汀县 | 彭泽县 | 临沂市 | 伊川县 | 兴宁市 | 英德市 | 永州市 | 确山县 | 栖霞市 | 松原市 | 沿河 | 衡阳县 | 永吉县 | 东光县 | 彭山县 | 龙井市 | 山阴县 | 普宁市 | 磴口县 | 益阳市 | 临夏市 | 建德市 | 娄底市 | 那曲县 | 南宫市 | 调兵山市 | 莱芜市 | 眉山市 | 惠水县 | 扶风县 | 东乡族自治县 | 巴彦县 | 晋城 | 青河县 | 蓝田县 | 金堂县 | 耒阳市 | 永城市 | 固阳县 | 台中市 | 云梦县 | 乌拉特前旗 | 青海省 | 黎川县 | 温宿县 | 新建县 | 昂仁县 | 乌兰浩特市 | 若尔盖县 | 木兰县 | 巴东县 | 雷山县 | 鸡泽县 | 辽源市 | 烟台市 | 襄城县 | 田阳县 | 古丈县 | 双峰县 | 炎陵县 | 景德镇市 | 宿州市 | 静乐县 | 嘉峪关市 | 简阳市 | 保康县 | 忻州市 | 巴中市 | 和田市 | 阿尔山市 | 长葛市 |